月下绿皮


十五的月亮十六圆,而我于正月十七乘坐绿皮离开这片生我养我的黑土地,想必,这一别又是一年。
记忆中的月亮,既大且圆,轮廓清晰,纯净澄黄,正如此刻。月光撒在白凯凯的积雪上,照亮了整个世界,此刻便想跳入这片雪白的海洋,亲吻整个夜晚。白色的杨树投下斑斑驳驳的树影,干净的黑色与积雪形成温柔的反差,透过清晰的树影似乎能够望见整个童年。

杨树一棵棵从眼前飞速驰去,宛如记忆中闪过的一幅幅幻灯片,初中、小学,和那片断裂的记忆碎片。每驰过一棵杨树,便离那片土地远离了几米,两天后便奔出上千公里,纵身跳入祖国中心的大熔炉。沸腾的液体在这里翻腾,升华的液滴卷着颗粒,一切都已更快的速度疾驰,为了几玫仙丹穷尽一生能否有戏暂且不知,炼成之日是否合口也不明晓,甚至,投药之后,临时改方,捉摸不定,苦不堪言。封炉之日逐渐迫近,药方拿捏急需明了。也许这股升温的焦急只有这席温柔的月光能够扑灭,还有那片我来的地方!
明月久久印在我的眼里,或许你已给我答案。


文章作者: 金属成色
版权声明: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別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 4.0 许可协议。转载请注明来源 金属成色 !
评论
  目录